1. 首页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喜羊羊论坛 067267.com 香港大富翁www677699

当前位置:主页 > 067267.com > 内容

金嗓子“失声”?拒付代理商5200万广告款 集团74岁女创始人成“
发布日期:2019-11-16 20:15   来源:未知   阅读:

  13岁当学徒,18岁做副厂长,33岁成厂长,69岁带领公司上市……可近日,这位照片被“金嗓子喉宝”印在包装上的创始人被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因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金嗓子)未依照法院判决向广告合作商支付约5200万元广告款,公司实控人江佩珍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目前法院限制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行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嗓子集团;证券代码:06896,HK)目前资产状况较为良好,2018年全年收益为6.94亿元,同比增长约11.2%;实现毛利5.17亿元,同比增长约18.6%。截至今年6月30日,金嗓子集团流动资产净值约为6.23亿元。金嗓子集团看似并不缺钱,为何其74岁的品牌创始人成了“老赖”?

  9月1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了对广西金嗓子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江佩珍的失信执行信息。执行信息显示,广西金嗓子的具体失信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而之前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是“要求被申请人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支付5194.98万元”,截至被执行信息发布日,广西金嗓子未履行上述义务。

  2019年7月10日,江佩珍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在此前的6月14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判决广西金嗓子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传媒)5167万元广告费,同时说明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事实上,广西金嗓子为金嗓子集团旗下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先后分别为江佩珍、黄建平、江世名,但是法院认定广西金嗓子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实际控制人是金嗓子集团董事局主席、现年74岁的江佩珍。

  因被限制高消费,江佩珍现在在乘坐交通工具时不能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以及G字头动车组列车;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同时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以及旅游、度假等。

  目前,江佩珍为金嗓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非执行董事,集团总经理、董事局副主席由其儿子曾勇担任。除了将照片印在产品上作为招牌的“老干妈”陶华碧外,江佩珍的照片亦被铺天盖地地印在金嗓子集团拳头产品“金嗓子喉宝”、“金嗓子喉片”上。

  相关信息显示,出生于1945年的江佩珍曾是一名糖果厂工人,在1956年至1998年期间历任柳州市糖果二厂工人、车间主任、副厂长、厂长兼党委书记。在媒体报道中,曾让糖果厂转亏为盈、创建了金嗓子集团的江佩珍多以“铁娘子”形象出现。

  目前因被限制消费,江佩珍可能要“体验”与其收入能力不符的生活。数据显示,江佩珍目前是金嗓子集团薪酬最高的高管,2017年、2018年总薪酬额分别是415.6万元、452.1万元。同时,江佩珍持有上市公司5893.74万股股份权益,占总股本的7.97%。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广西金嗓子与星空传媒的广告合同纠纷最早于2017年6月19日立案,2018年12月29日一审判决。而金嗓子集团于2017年因该纠纷事项确认了5075万元负债,2018年因一审判决结果,上市公司又额外确认了92万元负债。

  由此看来,早在2017年上市公司对该笔账款就有所准备,那么在终审结果产生后,为什么拒不执行法院判决?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相关判决资料,广西金嗓子与星空传媒、北京万象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象公司)签订了广告代理合同,合同总价8000万元,约定在《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品牌广告,并约定了相关收视率。但是在星空传媒履行了全部合同义务的前提下,广西金嗓子仅支付了1300万元广告款,星空传媒就此进行起诉。

  广西金嗓子认为,首先对合同本身是否生效保持异议,因为当时广西金嗓子并未直接与星空传媒签订合同,合同上没有广西金嗓子的签字盖章。同时广西金嗓子质疑万象公司出具的收视率统计,认为广告代理商万象公司提供的数据是虚假的,并称万象公司不是独立的第三方,而是与星空传媒有经济利益关系。另外,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广西金嗓子母公司)认为,不应对上述纠纷有连带担保责任。

  而星空传媒则在二审期间向法院提交证据指出,对方一开始就有逃避债务的打算,称原广西金嗓子与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江佩珍,但是2017年初广西金嗓子察觉到会有诉讼,就将原董事黄建平变更为法定代表人。星空传媒同时认为,广西金嗓子2016年成立时的注册资金为200万元,但是一直到2018年2月才缴足,根本无力承担本案8000万元广告费的支付,因此认为广西金嗓子是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利用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为逃避债务而设立的空壳公司。

  最终法院驳回了广西金嗓子上诉,维持一审原判。而目前广西金嗓子依然未按时补缴上述广告费用。

  记者于11月1日多次拨打了金嗓子集团及星空传媒的官网电话,但截至发稿,未能取得联系。